UK PAI 英国派

中文版
人文故事
我好想你,可不可以找你说说话呢?

 

​时间翻回一四年五月十三这一天,我和她那个时候正逃了课坐在星巴克,呆呆地望着对方,先沉默了五分钟。然后我叹了口气,从书包里掏出一盒巧克力放在桌子上,她掏出了一瓶Gucci香水,于是我们什么也没说,只是互相扔在了对方身上,然后缓慢地靠在椅子背上,慢慢往下滑。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生平第一次掉进“喜欢”这件事里,是摔得稍稍有点疼但也只会怯怯张望的孩童。于是我们吃完薯条达成了两条共识,第一条,要拼尽全力把时间消耗在喜欢的人身上,哪怕是打断喜欢的人的腿再送人去医院也行;第二条,如果第一条没能实现的话,希望那时我们至少都要做个,会被人在心里惦记着的人。

 

结果这位“兄弟”许的愿望从那时起立刻成真,目前在英国,被恋爱这种容易使人发胖的东西塞到脑满肠肥。

 

 

去年的五月十三,我在悉尼歌剧院旁边的石凳上坐着,背对着海港痛哭,原因是我决定了要回国,突然不舍澳洲的一切。

 

朋友帮我买了瓶啤酒,瓶口塞着一大块柠檬,说,你好好端着吧,这样哭看起来还稍微有点意境,一个大男人哭的跟个小女生似的。我记得我当时拔掉柠檬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一边嚼一边对着他说,我难过哭会还不行吗,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然后扬手把最后一口啤酒倒进背后的海里,浮夸得像在演言情剧一样。

 

 

许久以来,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阻碍我做一个快乐的人。朋友说,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快乐呢?,把你手机给我,我给你整活让你快乐一下。我警惕的把手机交给了他,果不其然他群发了一条消息,“我喜欢你”,给我微信上整整四百六十八个联系人。连同微商、我爹娘,叔叔阿姨、以及前任在内,无一遗漏。

 

五分钟后他把手机还给我时,我连撤回都来不及。。。。。。我已经收到了七十多条微信。

 

他说只是想让我看到,有那么多人会回复你。可我并不觉得,误交损友,让我觉得生活更艰难了,但坦白来说,我看到这么多微信弹出来时的瞬间,我只觉得,挺好。

 

许多微信里的联系人和我并不是很close的关系,保留他们只是为了有效社交。突然夜半打扰,让我这张老脸不知往哪放,而且很难挽回。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而有将近八十个人告诉我,“我也喜欢你”。他们不是在敷衍。因为他们还说了第二句,“真的很久没有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我的嘴角上扬了。

 

 

我一直觉得生活很糟。

 

我们开始渴求被爱,但越来越大的欲望使大多数的我们变成了心里坏掉的成年人,需要来点贵的。真没有的话,银行卡也还行吧?如果不巧这些都没,也至少要和朋友们出去热闹一下。

 

为什么,我们的幸福感必须要如此量化计算呢?

 

拥有爱的能力,如果你相信生活会在今天给你一次特别的机会,能够赦免你所有的尴尬谨慎,那就答应我,勇敢地讲出你想讲的心里话。管他妈的会开到哪,总之你要去找你这一秒正在想的人就好了,爸妈也好,老铁也好,陌生人也好。

 


 

所以今天,皮皮选择想念你。

 

我们每天都会跟同事在这等着你

 

如果你也想听到来自我们真实的声音,来英国派坐坐,我们会陪你聊聊天,聊我们年少时的欢喜,和对这个狗屁生活仍然想要讲出的情话。

 

答应我们,你会来。

 

 

最后最后,记得把手指放上去,会有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