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 PAI 英国派

中文版
人文故事
英国好甜4.0 — 我不会放弃的
节目里主持人正在问嘉宾,你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每个人都在说我会继续努力,不会辜负周围人的期待,希望能给大家带去幸福和快乐。
 
每句话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嘉宾们看起来乖巧又懂事。
 
手里的咖啡还剩半杯,我想起了两年前自己的生日愿望。
 
01
 
当一个人在国外,无数撑不下去的时刻,我们无法再轻而易举地选择放弃,而是只能不停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吧。
 
今年年初回到英国,听到了P和M分手了。这消息一度使我感叹再也没法相信爱情。X和Y从高中就认识,后来又一起出国读大学。两个人都喜欢黑色,都喜欢吃火锅,养了一只哈士奇叫雪球。两个人还都是公认的好脾气,从来没听说他们之间吵过架。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每次打开我们的火锅群都会看到他们秀恩爱,每次都气得我想把他们踢出群聊。我们一致认为P和M就是爱情的代名词。甚至我们这一群人已经商量好在他们婚礼的时候,把婚礼MV偷偷换成P的喝酒断片合集。
 
 
没想到素材还没收集完,两个人却分手了。后来一起吃火锅,借着酒劲,我问P,为什么分的这么突然。
 
“太累了。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我俩好,但其实哪有那么合适的两个人啊。”
 
“我喜欢周末拉着她宅在家里打游戏,她为了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出去逛过街了。我不喜欢看偶像剧,但是为了她每天都要陪她看那些狗血言情剧。”
 
“我们一直为了对方忍让着,但最后她也不开心,我也不开心。这样的恋爱谈起来太累了,倒不如分开更合适,她可以去自由自在地逛街,我也不用每天看那些无脑偶像剧。”
 
说完X笑了笑,又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个满杯。“我和她呀,就是都太懂事儿了,太迁就,就累。”说完,一抬头把一杯都干了,我看到P眼角有泪水慢慢流下来。
 
“你哭了?”
 
“嗯,这酒太呛了。”
 
02
 
某个普通的早晨。室友接了一个电话,突然坐在床上开始发呆。整个人像被抽成了真空,空洞的眼睛宛若两潭死水。
 
过了好久,他才终于可以断断续续地说两句话:“我妈妈做了个大手术,家里人为了不让我担心,都瞒着我,直到现在差不多康复了才和我说……”
 
“因为前段时间我在Final,他们不想让我分心……”
 
我很想安慰一下他,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话来。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朋友圈里好多好友的状态。家里的老人过世,却被瞒着。或是实在赶不回去见最后一面,只能在朋友圈默默悼念自己的无能为力。
 
而我每个假期回去,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爸妈和姥爷真的变老了。

 

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回去看姥爷,他激动地像个孩子,握着我的手不停地说这说那。我却因为他略有些难懂的方言提不起什么兴趣,一心刷手机,偶尔敷衍两句。

 

我的心里突然被巨大的难过填满,惊觉自己欠了亲情太多太多。脑袋里只剩下几个简单的问号在不断盘旋。

 

我出国干嘛呢,移民干嘛呢,在家陪着爸妈有啥不好呢?
 
我想得出神,面前刷了一半创业移民计划,拼凑出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我要回家。
 
为了准备创业一年没回家的我,狠了狠心,买了张回国的机票。
 
我小心翼翼地把我要回国的消息发给了Peter,我的朋友,哦不,是好兄弟。双鱼座男生。

 

每天雷厉风行地行走在工作与生活严重倾斜的天平上。
 
就算是周末难得抽出一点时间和我约The Music Fable的brunch,上一秒还在和我各种吹牛皮,下一秒就开始噼里啪啦地回手机里蹦进来的微信,完全忽视我在旁边的白眼。
 
他如果听说我坚持不下去了,一定会劈头盖脸地骂我一顿吧。
 
可也许是因为工作太忙,手机那边迟迟没有回音。
 
 
英国有什么好呢,这里房租很高,交通让人想骂娘。
 
可我就是很爱它啊。
 
比如,家楼下开了一家喜欢的店。复古风,我喜欢的装修风格。焦糖玛奇朵真的很好喝。
 
 
在图书馆通宵的夜晚,把耳机借给了旁边的姑娘,就剩我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忘了还。第二天看到我的耳机安安静静地摆在原处,下面垫着一张纸条,上面是“Thank you”和一个笑脸。
 
 
微信的个人简介,地区那栏可能这辈子都是UK,舍不得改。
 
Kings Cross的地下通道,总有一个老爷爷在拉小提琴。他拉得很动听,像一个正儿八经的艺术家。有一次我哼着歌路过,他突然停下来对我微笑:“I like your music.”
 
一幕一幕在英国的点点滴滴,顺着点点滴滴的灯火钻进我的脑袋里。有太多的不如意,可是也有太多不愿忘记的美好。
 
是啊,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放过我们,总是在沿途设置了各种各样的妖怪Boss。
 
我们手无寸铁,却也依然可以为了心中目的地,一路沐雨栉风,披荆斩棘。
 
我办理了退票手续,踏上了凌晨回家的Train。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接通,那边传来Peter熟悉又有些焦急的声音,“哎,我今天一直在忙着上班,都没看到你的消息。你在哪啊?不会真回国了吧?”
 
“没有,我没走,只是觉得有点累呢。”
 
“臭小子,有啥事跟我说啊,别一个人扛着。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可能我的沉默太过明显,Peter只能拿出他的必杀技给我讲励志故事。

 

“欸你还记得那谁,就之前你好像不太喜欢的那个同事,最近也来我这准备创业买房移民。什么都不懂,为了逼自己,把王者都卸了,天天研究移民和房产走势。”现在把计划书发给我了。

 

“喂,如果被你讨厌的人都能做到的话,你可不能就这么丢脸地认输。
 
我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的语气,“那个,周末我去找你吧。”
 
我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