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 PAI 英国派

中文版
英伦生活
光阴的故事

“我今年四十九岁,免贵姓张” — 活着1.0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有这样一些人或为生计、或为学业奔波在外,无法和家人相聚。有多少人在每个中国传统节日回不了家?每逢月圆之夜,这些异地他乡的人们是否会有浓浓的相思?

春节将至,远在国外的他们并没有回国与家人团聚,而是将自己拼命工作攒下的钱汇款回家。汇款的人大多有各自的理由和目的,其中主要的包括:寄钱给国内的亲人贴补家用;生意上的往来,比如购买货物的付款;用于投资,比如买房,开矿办厂;还有一种就是汇款给父母尽一份孝心,弥补自己不能够在身边陪伴的遗憾。无论是哪一种目的,每一笔汇款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故事和辛酸史。

 

一位前来汇款的李先生,一次寄往家里4000元。他来英国2年,这两年期间里什么都做过,餐馆、外卖、装修,只要能赚钱的工作都做。他赚了钱都寄回去,给家里人用。他的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兄妹都在国内。

 

 

他说,一个人在这里很孤独也很苦,平时每天睡得很少,只要醒着的时间都在工作。这么拼命,就是为了能在每个月将自己省吃俭用存下的钱寄给家里,让家人生活得好一点,让兄妹能够专心上学。他说,等赚够了钱,他也希望能够早一点回去,和家人团聚。

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福建移民说,家里有老婆和3个孩子,他每年都会寄5000到6000镑不等的钱,作为老婆孩子的生活费,这些钱相当于6、7万人民币,可以让他们在国内生活的好一点。

 

除了生活费,他还另外寄钱回去给家人盖房子。出来打工十几年,新房子早就盖好,本来打算回去了,不过还想多赚些钱养老用。这位先生年纪看上去近40,一身土黄色的旧西装,带着一副眼睛,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一看就知道平时睡眠很少,工作劳累。

 

居住在曼城的王小姐已经移民来英多年,每到春节或中秋节她都会给远在哈尔滨的家人寄上一笔钱。王小姐的家人每到中秋一定会吃团圆饭,由于王小姐不在家人身边,她交代妹妹用自己寄的钱请全家吃大餐。

 

全家团聚,张小姐虽然不在家人身边,但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感觉到,吃进口中的饭菜是张小姐远从美国带来的问候。张小姐说:“就算我不在家人身边,能在中秋十分请他们吃顿饭,就能感觉到我和他们在一起了。”

 

其实,这些都只是移民辛酸史的一点映照而已。尽管他们远隔重洋,但他们对家人的爱却不曾改变。

 

 

48岁的老张(化名)旅居英国已经有8年时间。日复一日海外生活的机械单调,让老廖对过不过节已经无所谓。老张说,自己整天在中国人堆里混,英语不好,加上红日中国人不放假,无法感受老外节日的那种氛围。中国人的节日就更不要说,在国外不过中国节。

 

倒是中秋节稍微有些例外,与春节有所不同,每到中秋来临来之前,华人聚集区货行各种装潢精美的月饼就会隆重推出。这种节日的载体一出现,自然就会勾起人们对故土的种种思绪。

 

老张亲人都在中国,老婆不愿来,于是每到这一天,他总想跟这几年做工结识的朋友借此小聚一下,叙叙旧,发泄一下生活中的压抑。但昔日做工的朋友眼下已分布在西班牙各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聚一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无奈中的老张每年的海外中秋节基本上都是守在老板店里一个人度过的。

 

店里的年轻人中秋这天晚上都相约出去喝酒吃饭,老张则自己一个人在店里徘徊。店里做工的一对年轻夫妇看到老张实在孤单,遂热情邀请老廖中秋夜到家里做客。盛情难却,老廖在推辞一番后应允。

 

老张收拾一番,买了一些礼物来到这对年轻人的住处。年轻夫妇很热情,为老廖准备了一桌丰盛酒菜,老廖在感激之余却很难有胃口,因为此情此景更激起他对故土亲人的思念。

老张说,出国这些年,他什么苦活累活都干,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赚一点钱。现在钱是赚到了,但他与国内老婆孩子在节日和日常生活中的亲情感受却没有了。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多赚些钱,只盼有一天儿子在国内大学毕业后,找到一个稳定工作,再娶上媳妇,不需要大笔花钱了,他这个做父亲的就算尽到了责任,然后就要告老还乡,去和老婆孩子尽享天伦之乐。眼下无论有多苦,他只有咬牙熬着。

这看似普通的一个故事,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国人海外生活的不易和无奈,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亲情的伟大。

 

“我今年四十九岁,免贵姓张。”

 

搬走了洗碗台旁边的两个木板凳,在后厨靠墙的一角坐下。 张师傅,重庆人,现在伦敦唐人街一家中餐馆做大师傅。零八年前在泰国工作,零八年后才来的伦敦。来之前中介跟他说,是去一个中国餐馆做饭,“男人辛苦点儿也没啥子“,尤其是一个这样年岁的中国男人。下面一个儿子,还谈了一个女朋友。他是全家的顶梁柱。

简单的介绍过后反而显得有点拘束,年过半百还熏在烟火气里的人脸上有着纵横的油纹,笑起来更加明显。也许是气氛太压抑了,他磨磨的憋了半天,终于问——“我可以抽根烟吗?“

 躲在白色的烟雾后,他的神情也变得不清楚。看不清目光,好像躲在雾气后的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唐人街饭店的后厨师傅,而是一条极深的隧道,这条隧道隔绝时间,通向了尽头那个漫漫黄沙覆盖的地方。

结束泰国的工作后张师傅,是在熟人的介绍下,“黑”在了英国。

 

张师傅目前和另外两位师傅一起合租在Chinatown 附近的一个公寓,房间里有两张上下床,三个住人。

 

“伦敦自然好啊,大城市哪有不好。”

 

“再干两年不干咯,从年轻就一直开始满世界跑,也累嘛。婆娘也怨我,我之前的计划是五十五岁退休,回去带孙孙。现在想五十二岁。越老越想家嘛。”

 

 

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背负了一个家庭在艰难行走。午夜想起,都如同幻象。世界周而复始,时间淘汰回忆,没什么是永远,海外华人的酸甜苦辣又有谁能知道。

晚上矫情过后,太阳还是会正常升起

 

也许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吧

 

人活着,两个字,奔波。